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1|回复: 0

他还会选择汪峰在

[复制链接]

105

主题

105

帖子

36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62
发表于 2020-11-21 20:34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心,走向何方
  

  心,走向何方

  ——天堂鸟

  

  

  我踏在校园一方少有人去的园地,四周是苍茫的也夜色,我的新便随了这暮色,一起苍茫了。

  几株被冻得僵硬的月季,在寒风中直直地缩着脖子,如我,一起沉默在这冬的黄昏。然而它们竟然托出一朵小小的骨朵,虽然可怜,但也露出喜庆的红色,这多少让我感到惊讶,我想起前几天还是温情的天气,这可怜的小小花一定是要赶在这样的天气开放,却不料被困在途中了,遭遇这般寒冷了。我怀了敬仰与怜悯之心,想象儿时一样为它找些叶子保暖,却忽然看见一个冻结了的微笑,我吃了一惊,仿佛看见自己的影子遗落在瑟瑟寒风中,却又想起,这微笑是一种嘲弄。

  我再也无心呆下去了,沿着一排梧桐树,轻轻的在暮色中徘徊。花的寂寞夕阳的落寞,与散落在校园中无数的冷相浑融,紧紧地包裹着一个冬天,生活似乎是美丽的灰色。一个人悄悄的来,又悄悄地走了,谁知道他在谁的心上留下什么,一个永远也消失不了的的背影,一个模糊的微笑,一声轻微的祝福,甚至一个小小的动作。年去岁来,校园满载了它一身的风姿3,一心的故事 ,一个世纪也诉说不完的别样的忧伤。而我是一个灵魂,在这样的冬季寻觅那为岁月掩埋很久的踪迹,带着我自己的故事和满心的疑惑,许是探究,许是埋葬。

  这是一棵很老的梧桐,老得身干都裂了缝,夏日蓬勃的绿盖被无情的秋风剥夺得一叶不剩,只留光秃的枝桠在寒风中颤栗。我抚着树的干皮,就象抚着一位老者班驳的可怜的薄衣。我记起前几天在街上看见的一位老人。老人佝偻着腰身,衣履单薄,在中午人潮滚滚的马路上茫然四顾,不知所措。她那为人世沧桑所磨洗的双眼早已浑浊,这些年她都蓝到些什么?日子如流水般轻轻涌过,对她是否是一种难耐煎熬,还是看破人生的无谓?老人如树一样沉默,沉默得时间都也是不错的选择要停留,只在那脸上刻下一道道印痕,来记数岁月的模样。

  我望着很老的梧桐,就象望着那立在滚滚人潮中的老人一样,我浑然感觉老人很孤独。是的,那天看她时我感到只是沧桑,而今回想,我感到的却是孤独。我何尝不像那位老人一样,正立在汹涌的的人群中茫然四顾呢?

  那天我去上自习,独自一人。回来时夜已经很晚了,我踏下一个台阶,忽然脚下一滑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我坐在冰凉的地上,手按着不知那个粗心人泼出的水凝成的冰,心中就是这种感觉。我委屈得想哭,却嘿嘿笑了两声,独自站其拍拍身上的雪,继续走了。走了好远了,我又回头望,那为雾气所笼罩的教学楼飘渺如海市蜃楼,在寒冷的冬夜散发着魔鬼似的笑。

  那一夜我彻底明白,人生本来就有许多陷阱,存在便是试验。因而也有很多伤痛,只是当伤痛来临时我们往往麻木。自以为包裹得很好的心在之后某个无意的瞬间被碰触,于是曾经疼痛的碎片一点点复原。我们那些自作聪明的逃避逃不过上帝的眼睛,总得承受,用我们装出的坚强和无尽的希望。

  如今又是一个寒冷的冬,我望望古老的梧桐,想问问人生将要走向何出,想知晓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。梧桐无语,以它那粗粗细细的枝杆直刺高远的天空。我无奈地叹口气,看见寒鸦飞过,几只小鸟雀喳喳的叫着,在冬日里寻找微薄的阳光栖息,

  我离开,卸下我自己的故事,在无形中踩出一条自己的路,虽然我知道,它即将消失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历史资料_香港合彩开彩结果澳门六下彩资料

GMT+8, 2020-11-30 06:36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